分集剧情选择:(剧情已更新到36集)

凤弈第36集剧情凤弈第36集

  魏广得到消息,严氏兄弟逃往北巅去了,他与朗坤精心做了安排,让手下将军们前去追击,有一路人马回来报告说,他们见到了严正,但对方并不与他交手,只是一味逃命,而且,他还看到叶凝芝被掌控在他手上。假如叶凝芝失踪,梁帝不会秘而不宣,因此魏广怀疑宫里的叶凝芝是假冒的,他让朗坤即刻回宫查看,自己则一路追寻过去。

  魏广在途中见到了一方掉落的帕子,上面绣着一个“凝”字,他正在思量,回宫探查的朗坤快马赶上了他,称宫里的叶凝芝没有任何异样,皇后一直和她在一起,也没发现什么不妥。这时,有兵士来报,发现了严正踪迹,他正带着叶凝芝在一间农舍过宿,叶凝芝被鞭打地死去活来受虐不堪。朗坤认为严正手上的叶凝芝是假的,魏广却定要亲自前往查看,临走前,他让大军将附近山头团团包围。朗坤担心他关心则乱,魏广却说自己自有思量。

  魏广乔装成兵士混到了严正身边,严正认出了他,两人放手搏斗,最终严正不是魏广对手,被他制住。这时,外面的兵士听到动静手持弓箭破门而入,严正吩咐他们,若是自己数到三魏广还不放人,就将叶凝芝乱箭射死。旁边柱子上绑着的那个头上蒙着黑布套的女人大喊着让魏广杀了严正,不要管自己,并说梁帝不是好东西,自己一生所爱唯他一人。魏广听了这话,毫不犹豫地一剑斩了严正的脑袋,然后迅速躲到了一边,同时,被绑的女子胸口中箭。就在魏广这边情势危急之时,朗坤带人赶到,解决了严正的所有手下,魏广摘掉被绑女子的头套,朗坤认出此人是长公主的贴身侍女。

  班铃儿逼迫周大人认罪画押,周大人是个硬骨头,宁死不从,班铃儿便让人将他活活勒死,伪造了畏罪自杀的假象。消息传回皇宫,梁帝也是大吃一惊,得知班铃儿无恙,他又放下了心。丞相在禀报这个消息的时候,恰好被叶凝芝听到,她直觉其中有蹊跷,就在班铃儿回宫后第一时间堵住了她,质问她灾粮丢失的原因,班铃儿照例颠倒黑白,假装无辜地把责任都推到了周大人身上。叶凝芝知道班铃儿惯会伪装,知道她这话里定有水分,况且她也和周大人打过交道,知道他是个爱民如子的好官,绝不是那种冒险贪功之人,奈何梁帝十分宠信自己新纳的这位敏妃,对她的话无条件相信,当即便下了他死有余辜的定论。

  叶凝芝怎么想都觉得此事可疑,于是便命太后给自己留下的人去调查此事,并将之一五一十告诉了皇后。然而,皇后却并不支持她调查此事,并提醒她远离班铃儿,免得遭她毒手,但叶凝芝哪里是那种会知难而退的人,她明知班铃儿心地恶毒,却依然要查明真相,还周大人清白。

凤弈剧照

  挽香殿一个宫女在乡下的哥哥得了消渴症,她来找班铃儿,求她给自己二十两银子拿去给哥哥治病,许诺告诉她一个天大的秘密。班铃儿本来一直都想有朝一日扳倒叶凝芝,再加上发生了周大人这件事,她担心叶凝芝堪破这其中真相,威胁到自己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地位,她料定宫女所说的秘密肯定是关于叶凝芝的,这是个天赐的好机会,她自然不会放过,于是许诺了那宫女五十两银子。那宫女千恩万谢,称叶凝芝中毒之时,自己曾在挽香殿的屏风后看到了一双男人的脚,并在铜镜里看到,那人就是魏广。班铃儿知道梁帝近来已经对叶凝芝和魏广心生猜忌,若再有这个宫女的证言,不愁扳不倒叶凝芝,只是眼下时机未到,她让那宫女暂时保守秘密,等待自己的指令。

  班铃儿知道叶凝芝的脾气,一定会揪住周大人的事不放,查个水落石出,为了阻止她继续调查此事,便以送水果为借口去了挽香殿,拿魏广之事威胁她,称自己当日亲眼在挽香殿看到了他,这可关系着梁帝的颜面和她的性命。奈何叶凝芝软硬不吃,随后便去向梁帝请命,亲自前往北淮赈灾,梁帝当即答应。

  站在梁帝身边的班铃儿十分担心,当即鼓起三寸不烂之舌,搬弄是非,转弯抹角将当日叶凝芝毒发时,魏广躲在挽香殿一事说了出来,并加油添醋地挑拨了一番。梁帝本来就疑心二人,如今从自己身边最宠信的妃子口中听说了这话,他更加怒不可遏,发誓等有了证据,一定要将二人的事昭告天下,让他们身败名裂,班铃儿见自己目的达到,不禁暗自得意。

  叶凝芝快马加鞭赶到了淮北,魏广一早就接到她的消息赶了过来。两人交流了一下看法,决定先调查周大人的死因。侍卫将叶凝芝安全送达后,便回宫复命,顺道将魏广也在北淮一同赈灾的事禀明了梁帝,梁帝心中更添猜忌。班铃儿想要借机连皇后一起扳倒,便将这件事告诉了皇后,装作一脸关心的模样,请求皇后帮助叶凝芝。皇后早就知道班铃儿心术不正,哪里会上她的当,她面上装作冷漠的样子拒绝了她,私下却让朗坤立刻前往淮北通知魏广好叶凝芝。

  魏广让人找来了自称当日给生病的周大人看病的张大夫,询问他当时的情形,见张大夫说话吞吞吐吐,不住拿眼瞟一旁的地方官员,便知道其中定有隐情。恰在此时,有士兵赶来报告附近的大阳山发生了滑坡,死伤无数,魏广便命人将那两人分开审问,自己准备调动军队去救灾,叶凝芝也要与他一起去。

  还没等他们动身,朗坤快马赶来,告诉了二人宫中的事,提议魏广马上回北巅,叶凝芝即刻回宫,二人不要再有交集。但魏广却并不放在心上,一心要前往救灾,叶凝芝也觉得梁帝的疑心并非一日,还是顾眼下要紧,朗坤说服不了二人,只得作罢。抢救了被埋的百姓后,朗坤惦记还没有痊愈的皇后,便骑着魏广的马赶回了皇宫。

  皇后得知了叶凝芝那边的事,不禁对她万分佩服,决定替她挡下宫中的明枪暗箭,并让朗坤再赶回北淮去帮着救援。朗坤替皇后把过脉后,发现她的身体比以前好多了,这才放心离开,临行时,皇后大礼相送,朗坤亦郑重还礼。

  班铃儿假装替梁帝查访到了挽香殿当日还有宫女看到了魏广,梁帝定下了一个牢笼计,打算在魏广和叶凝芝回京时下手。但魏广居功甚伟,为了说服朝中大臣,梁帝让人将两个宫女召来,命她们当众说明自己所见,丞相闻言气愤至极,表示一定会说服朝中众臣,让他们保持缄默,并配合梁帝的行动。

  北淮那边的事情告一段落后,魏广和叶凝芝带着周大人的牌位回了彦都。此时的梁帝已经召集了群臣,准备利用祭天大典诛杀魏广,但与他携手同去的并非正宫皇后,却是新晋宠妃班铃儿。皇后当场站起来提醒梁帝,他去祭天理应由自己陪同,否则有乾无坤要惹天下人笑话。梁帝尚未发言,班铃儿就趾高气昂地直斥皇后失德,前去祭天会扰了天地神明。皇后闻言不气反笑,她当众指责班铃儿名不正言不顺,更兼残害生灵,才是真正招惹神灵众怒之人……

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