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选择:(剧情已更新到44集)

白发第40集剧情白发第40集

  罗植讽刺容乐靠美色迷惑殿下,而萧煞是靠女人上位,萧煞大怒拔剑相向。侍卫想要进来阻止,被孙继洲拦下,孙继洲看两人打起来在一边美滋滋欣赏,

  无忧和容乐正在房中对弈,容乐故意装病不让无忧出去,目的就是为了挫一下罗植的锐气,萧煞出手和罗植对打,则是计划之外,但是对容乐来说也是一步妙棋。

  萧煞和罗植一直打到掌灯时分,无忧方才和容乐来到宴会上,两人这才停止了打斗。容乐当众斥责罗植和萧煞在宴会上大打出手,是对无忧的大不敬,因此要将罗植和萧煞杖责二十,众人都为罗植求情,认为罗植劳苦功高。容乐指责罗植治军严明,但若靠着功高就可以不受罚如何服众。罗植表示自己愿意认罚,但是却不肯认女人的责罚,路哟之愤怒坦言,认为容乐就该相夫教子,不该抛头露面管这些事情,也责怪容乐将他晾在这里几个时辰,就是一个白发妖女。无忧大怒,愤怒拍了桌子,容乐握住无忧的手安抚他,同时也起身走向罗植,容乐知道罗植是不服气她,于是提出要和罗植比射箭,如果赢了就能让罗植心服口服。

  容乐提出射中靶心就算是赢,罗植提出只要他赢了就让容乐退出朝堂不再干预朝政,容乐也提出如果罗植输了就要他手中的兵符,以后罗家军归容乐调遣,罗植答应,并且认为自己稳操胜券,希望容乐到时候不要撒泼耍赖。

  罗植率先射箭正中靶心,本以为必定会赢了比赛,可没有想到容乐却黑布蒙着眼睛瞄准靶心,将罗植的箭击落的同时正中靶心,引得现场鸦雀无声。容乐询问罗植是否服气,罗植不服气,认为如果是容乐先射箭他也能赢,还提出要再比一次,容乐怒斥罗植不该不服气,倘若是在战场上,输掉了就是输掉了,敌人是不会给他机会重来一次的,罗植无语。为了让罗植心中服气,容乐指出罗植此番输掉是太轻敌了,犯了兵家大忌,罗植射出那一箭只用了三成力道,而她则是拼尽了全力。罗植动容,此时,容乐又命人请出了罗植的母亲,在此之前就已经重赏了罗植家人,罗母责怪儿子不该拿兵符做赌注,也讲了无忧和容乐的诸多好处,容乐给罗植准备了一套华服,且连同兵符都还给了罗植,罗植心悦诚服跪地表示从此以后愿意效忠殿下和王妃,无忧走下台握着容乐的手欣慰不已,罗植看着两人浓情也露出开心的笑容。

  孙雅璃打算离开的时候,泠月追上孙雅璃,告知无忧已经同意把她许配给罗植了,孙雅璃不愿意跟着粗人掉头进去找无忧,却刚好听到无忧并不同意把孙雅璃嫁给罗植。反倒是容乐认为孙雅璃现在有些异常,希望罗植的出现能给孙雅璃带来转折,也是一段美好的姻缘。孙雅璃生气以为容乐早就惦记把她嫁出去,生气跑掉了。

  容乐告诉无忧,这件事可以向征求孙雅璃自己的意思,如果孙雅璃同意,他们就不能牺牲孙雅璃的幸福,如果孙雅璃不同意他们也不要勉强,无忧将容乐搂在怀中感叹自己能容乐在一起,能拥有容乐。

  泠月追上孙雅璃,劝说她如果遇到可以托付真心和终身的人,一定要勇敢去爱,千万不要放手。孙雅璃担心自己抓住了,那个人也不属于她,泠月劝说孙雅璃不要患得患失,如果真遇到了就不要后退,作为一个弱者就是要被人伤害,所以一定要努力争取,孙雅璃恍然大悟。

  无忧带着容乐来微服私访,容乐碍于自己的样子蒙着头,无忧就是要拉着容乐的手,时刻都要在一起,容乐也只好听从无忧的意思。在途中,无忧买了一些糕点,容乐让人送去流民营,听闻很多人最近都去别山居听说书的,两人也去了别山居。

  在说书场里,说书先生一直讲述现如今的白发王妃容乐,并且声称白发只会祸国殃民,听说书的人也都纷纷议论容乐是白发妖孽,天生不详,是邪祟阴魂,还吸人血招天灾。

  也有人维护黎王无忧,称赞无忧英明神武,必定不会看上白发妖女,也纷纷指责说书先生是胡说八道。而台下就坐着戴着斗笠的容乐和无忧,上茶的小二一不小心挑开了容乐的头纱,吓得众人四散逃走,孩子也吓得哇哇大哭。无忧和项影几乎同时出手抓向欲逃走的说书人,无忧抢先一步抓住了人。

  容乐提出让项影回来继续跟着她,项影却声称自己自由惯了,不想再回来,项影告诉容乐十几天前就听到说书人胡言乱语,可是一直都没有调查处什么来。而那个店小二不惜用性命挑开容乐的头纱,证明他是早有安排,冲着容乐而来,说书人也是想要自杀可是被抓住了。无忧猜测或许是天仇门的人所为,项影告诉无忧和容乐天仇门的人在几个月之前消失了,或许是傅筹不愿意在被人知道以前的事情追杀了天仇门。

  傅筹一身戎装归来,回到将军府,眼神中充满了柔情,怀中拿着一个东西不肯放手。

  无郁和无相子萧可儿三个人登上寻找血乌,萧可儿一直拉着无相子的手询问血乌会不会在山崖之上,无相子飞檐走壁上山顶,萧可儿也随后往上爬,无郁赶紧叫萧可儿小心点,萧可儿还是不小心掉下来,无郁慌忙接住萧可儿,萧可儿砸在无郁身上,自己毫发无损,露出灿烂的笑容向无郁道谢,无相子飞身而下扶起两人。

  一个猎户此时过来,告知无郁他们,几天前就有人上山崖上摘去了一个宝贝,宝贝红彤彤的非常漂亮,萧可儿有些疑惑,一般人是不会拿走血乌,血乌平时需要靠鲜血喂养,有养发的作用,可是普通人是不会拿走的。

  傅筹来到容乐的房间里,躺在床上感受容乐的气息,看到桌子想起以前和容乐共同吃饭的样子,傅筹露出笑容。打开桌子上带回来的东西,正是血乌,那是傅筹费劲力气亲自攀爬上悬崖摘下来,还险些因此掉落悬崖丧命,可他知道这是让容乐恢复青丝的宝贝,坚持不懈,用自己的鲜血滴落在血乌之上,才能从崖顶摘下来。

  为了滋养血乌,傅筹划破自己的手掌,将鲜血滴落在血乌之上。此时,常坚来禀报太后在宫中等着,百官也都等着为傅筹庆祝。傅筹称赞常坚把这里打扫的非常好,只是这里已经物是人非人去楼空了,傅筹抱着血乌离开。

  太后一直住在森阎宫里,坚持不肯去别的地方,常坚只好重修了森阎宫,傅筹询问常坚南境的情况如何。

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